兴发娱乐语录网 - 每天发现兴发娱乐
每天发现兴发娱乐!
当前位置:兴发娱乐 > 情感日志 >

007真人007真人

分类:情感日志 时间:2017-08-20

1498015152_ICqzwSWZ.jpg

夜深人静时分,慕景年疲倦的回到别墅卧室,他打开灯,卧室骤然明亮起来。

瞥到床上熟睡的女人时,慕景年眸底划过一抹冷冽的寒光。

厌恶的冷哼一声,他脱掉外套,去浴室洗澡。

熟睡中的姚晓晴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,猛然惊醒,是他回来了吗?

顿时,她一点睡意都没有,坐了起来。

没过一会儿,慕景年就从浴室走了出来,手中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。

“景年,我有事要告诉你。”姚晓晴盯着慕景年,清澈的眸子如墨玉一般通透。

慕景年冷冷的看着她,嘴角勾起一抹不屑,“我很累!”

姚晓晴咬了咬唇,再一次开口道:“景年,这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。”

因为她如果今日不告诉他,也不知道要等何时才能告诉他。

一个月?两个月?或许更久……

眼前这个长得极其英俊的男人是她的老公,但他却不爱她,他之所以娶她是被逼迫的。

结婚一年多,他从来不愿意碰她,除了那一天晚上他喝多了……

一年多,他回这个家的次数,她用两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。

慕景年色脸倏地变冷,冷淡的开口:“说。”

“我……怀孕了。”姚新月颤声说道,说完立即低下头,不敢看慕景年。

慕景年脸上露出一道讥讽的笑,“孩子是谁的?”

这一句问的姚新月心中一怔,错愕的抬头看着他,“孩子当然是你的。”

慕景年扔掉毛巾,猛地来到她身边,用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。

“姚晓晴,你还真是不要脸,为了让我留在你身边,连这种谎言都编的出来。”

他的声音很冷,似千年寒冰一般,将她的身体冰封起来。

姚晓晴脖子痛的厉害,但她的心更痛。

1498015152_QsgQbeOL.jpg

他不相信她!

“我没有……咳咳……撒谎。”姚晓晴吃痛的说着。

慕景年看着她一脸无辜的表情,眸底的厌恶逐渐加深。

“我从未碰过你,你腹中的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慕景年说着,加重手上的力度。

他还真是小瞧这个女人了,竟然敢给他带绿帽子。

姚晓晴一张脸憋得通红,连呼吸都变得薄弱起来。

她拼命的摇头,眼泪不自不觉的低落下来。

滚热的泪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,他的心猛地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,火辣辣的疼。

慕景年这才松开手,换来的是姚晓晴大口的喘息声。

“姚晓晴,我最后问你一遍,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慕景年收回思绪,再次询问。

“景年,难道你忘记两个月前你喝醉的那个晚上了吗?”

慕景年努力的回忆着那晚的场景,“那晚怎么了?”他大脑一片空白,仿佛那一晚就和电影一般断了片。

姚晓晴低下头,软声的说道:“那晚我们……”

她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慕景年给截断,“闭嘴!我是绝对不可能碰你这种女人的。”

他的话如锋利的匕首,狠狠的刺痛了她的心。

是呀!他是那么的厌恶她,若不是喝多了,恐怕这辈子都不会碰她。

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,汹涌的流淌出来,滴落在被子上面,晕开一朵朵的泪花。

“景年,我知道你还在恨我,不过一年前的那件事情,真的不是我做的。”姚晓晴知道慕景年之所以如此的恨她,都是因为一年前的那件事情。

她一直想解释,但他从来不给她机会。

提到一年前的事情,慕景年眸中翻涌出滔天的恨意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姚晓晴,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信了吗?”

1498015152_toURColA.jpg

真是太可笑了,她竟然和他说一年前的那件事和她没关系,如果没有关系,她怎么会同意嫁给他?

慕景年双手紧紧握起,额头青筋狂跳,他眼眸如地狱的鬼魅一眼,十分的可怕。

“不管孩子是谁的,你明日就去打掉。”

清冷的话落下,他毫不留恋的转身向书房走去。

姚晓晴听着他的话,浑身颤抖的厉害,心房仿佛被烙铁烫过一般,瞬间就要熔化出血水来。

“不!”她猛然起身,追上慕景年,抓住他的胳膊,苦苦的恳求,“景年,求求你,别这样对我们的孩子,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慕景年转身,阴鸷的看着她,嘴角冷笑,“姚晓晴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你若是还这样,可别怪我亲自动手拿掉你腹中的这个孩子。”

姚晓晴的瞳孔骤然放大,眼里满是惊骇,他怎么能这样残忍。

“我慕景年是不会替别的男人养孩子的,你也休想怀上我的孩子。”

姚晓晴怔怔的望着他,说到底,他还是不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。

慕景年不屑再和她多说,踱步走到楼梯处。

可谁知,姚晓晴又追了上来。

扑通一声,姚晓晴跪在地上。

“景年,我求求你,留下这个孩子好吗?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

她抓着他的手紧紧不放,赤红的眼里满是希翼,她真的很希望他能点头答应。

“不可能。”慕景年绝情的吐出几个字,“无论如何,你这个孩子都必须给我打掉。”

说完,他就用力甩开她的手。力气太大,直接将姚晓晴甩了出去。

“啊!”

姚晓晴忽然惊叫一声,她的身子从楼梯上滚了下来。

慕景年见状,伸手去拉她,却已经晚了。

1498015152_yHZyLFOy.jpg

碰!碰!碰!

姚晓晴身子直接滚到玄关处才停了下来。

慕景年急忙跑了下来,喊道:“姚晓晴,你怎么样了?”

姚晓晴浑身疼的厉害,她感觉下面有一股热流流出,一颗心瞬间惊慌起来,颤弱的说道:“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。”

话刚说完,她就昏迷过去了。

“姚晓晴,你醒一醒。”慕景年看着地上的那一滩鲜红的血,心里忽然紧张的起来。

他抱起她,匆匆的向车库走去。

他一路开的很快,没过一会儿就来到绯城最好的医院。

“医生,医生。”

由于现在是深夜,医院极其的安静,那些守夜的医生和护士听见他的声音后,匆匆赶来。

他们把姚晓晴放在推床上,快速的推进手术室。

慕景年站在手术室外,静静的等着。

他内心莫名的紧张,这种感觉让他很不习惯,也很不安。

过了一个多小时,医生从手术室出来,告诉他大人没事,但孩子没了。

他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瞬间落了下去,他拿出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,让对方来医院给姚晓晴办理住院手续,而自己却驱动着车子去了情缘酒吧。

姚晓晴做了个梦,梦见自己腹中的孩子,在向她挥手说再见。

她害怕的想要抱住那个孩子,不要他离开。

然而当那个孩子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她眼前时,她猛然大叫起来,双眸倏地睁开。

“孩子不要离开我。”

屋里的吴特助听见姚晓晴的叫声,急忙转身看着她。

“夫人您醒了。”

姚晓晴闻言,错愕的看着吴特助。

1499146832_rFosLOdU.jpg

随即,她脑中似乎想到了什么,瞳孔骤然一缩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“我的孩子还在吗?”她唇片颤抖的掀起,惊恐的问道。

吴特助有些不忍,安慰道:“夫人,以后还会有的。”

他的话落入她的耳中,就如一道惊雷,她的眼泪瞬间便流了下来。

“以后再也不会有了。”姚晓晴绝望的痛哭流泪,这个孩子本来就是个意外,是老天爷给她和慕景年的惊喜。

她原以为因为这个孩子,她和慕景年的关系会变得柔和点,却不想……

呵呵,自己是多么的可悲!

“慕景年,我恨你!”姚晓晴歇斯底里的吼着,她的眼神骤然变冷,眸底充满了恨意。

站在门外的慕景年听到姚晓晴的话后,身子一怔,心里咯噔一下。

她竟然说恨他!

慕景年犹豫了一下,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他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酒味,吴特助闻见,满是震惊。

在他的记忆力,慕总是不喝酒的,即使是去参加盛宴,也是一滴酒水不沾。

慕景年走向姚晓晴。黑色的眸子盯在她苍白的脸上,见她一副绝望的样子,眸底的光芒越发的幽深,心口无端的升起一副怒火。

“这个孩子对你就这么重要吗?”慕景年冷冷的说道:“或许是那个男人对你很重要。”

吴特助听闻,心中一颤,难道夫人肚中的孩子不是慕总的,天啦!他都听到了什么。

他不敢再继续听下去,悄悄的溜出病房。

姚晓晴闻言,眼眸瞬间恢复以往的清明,她怨恨的望着慕景年,嘴角勾起一抹嘲笑,她是在嘲笑自己的傻,她怎么会爱上他这么个魔鬼。

慕景年眉头皱了皱,她在笑什么?

姚晓晴抹掉眼泪,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,“慕景年,我们离婚吧!”

慕景年一怔,这个一直处心积虑要嫁给他的女人,竟然要和他离婚,他有些不敢置信。

病房内,一片宁静,气氛变得有些诡异。

姚晓晴低着头,不说话。

只有离开他,她才不会过的这么痛苦,不会想起她腹中的孩子。

慕景年心思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,她是真的要和他离婚吗?以前,他想尽办法折磨她,让她恨他,然后俩人离婚,从他的视线中彻底的消失,但她宁愿饱受折磨,也不愿意离开他。

方才听见她说离婚,他应该高兴才是,可为何心中连一点的快乐都没有。

她要离开他,是要去找那个男人吗?孩子的父亲?

1499146832_VEIArpGx.jpg

慕景年垂下的两只手紧紧握起,牙咬的紧紧的,一双眸子如野狼一般盯着她。

“姚晓晴,我还真是小看你了,利用完我之后,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?”他阴冷的说道,周身发出冰冷的气息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姚晓晴不想解释,她现在只想离开他,不想再被他伤害。

“是!”

简单的一个字,足以让慕景年胸臆间升起熊熊怒火,他气的手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“姚晓晴,你把我当作什么了,想嫁给我就嫁,想要离婚就离婚。”

说完,他疾步来到床边,用手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。

姚晓晴咬着唇,倔强的看着他。

“要想离婚,除非我死。”

慕景年说完之后,整个人都愣住了,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姚晓晴双眸赤红,她强忍着,不让眼里的泪水流下。

“慕景年,你不是一直想要和我离婚吗?如今我成全你和那个女人,求你放过我,也放过你自己。”

自从嫁给他的那一天起,她就知道,在他心中一直深爱着一个女人,而这个女人永远都不可能是她。

慕景年闻言,身子一颤,她都知道……

既然知道他爱着别人,当初为什么还要想尽办法嫁给他,难道就是为了那些钱?

她还真是虚伪,表面看着一副清纯的样子,实际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。

慕景年冷叱一声,急忙松开手,感觉自己多碰一下她都觉得恶心,他从口袋中抽出手帕擦了擦手,然后把手帕扔进垃圾桶里。

姚晓晴看着他这一番动作,心底既悲凉又痛楚。

“姚晓晴,我警告你,你休想和我离婚。”

他对她的折磨还没有够呢,怎么可能会这样轻易的就放她离开,她别做梦了。

慕景年说完,看都不看一眼姚晓晴就走了出去。

姚晓晴整个人瞬间变得无力瘫倒在床上,她拉起被子把头埋在里面痛哭。

她不懂,为什么他不愿意放她走?

他明明不爱她……

大脑中回荡着他那无情的话,‘要想离婚,除非我死,否则你死。’

与其再被他折磨,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。

死了,就不会痛苦,就不会再爱他了。

死了,她就可以和母亲团聚,和她的孩子团聚。

死了,他或许就不再恨她了……

求死的念头在姚晓晴的心中越来越强烈,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的水果刀。

1499234701_RKqOTHmC.jpg

“慕景年,如果有来生,我不想再遇见你,更不想爱上你。”

姚晓晴抓过水果刀,用力的在手腕上划过去……

鲜血像炸开一样快速涌了出来,很快就染红了被单。

姚晓晴静静的躺在床上,眼睛死死的盯着天花板,脸上竟露出一抹诡异的笑。

她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疼。

许久,姚晓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……

慕景年接到医院的电话后,立即中断会议,开着车子飞奔来到医院。

他急促了冲进病房,看见姚晓晴被医生和护士包围住,一颗心猛地揪在一起。

“病人生命垂危,恐怕……”急救医生担忧的说着。

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,慕景年就挤了进来。

“姚晓晴,你以为你死了,我就会放过你了吗?”慕景年咬着牙狠狠的说道:“姚晓晴,我命令你快给我醒来,没有我的命令,你不许死。”

慕景年红着眼睛怒吼,可躺在床上的姚晓晴仍然一动不动。

慕景年看着她那苍白如纸的脸色,心口好像被人用匕首翻绞过一样,很疼很疼,疼的都要窒息了。

原来,他是舍不得她死的。

原来,他的心也会为了她而痛。

原来,他很害怕失去她。

慕景年忽然抱起她,声音有些颤抖:“姚晓晴,你快给我醒过来,算我求你了。”

他紧紧的抱着她,轻柔的捧着她的脸,“只要你能醒来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

然而躺在怀中的人,仍然一动不动。

1499234701_YTDfZFEy.jpg

“如果你能醒来,我就和你离婚,放你走,让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。”

慕景年悲切的说着:“你怎么这么狠心的离开,你不担心你的父亲和哥哥了吗?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死去,他们肯定会伤心。”

姚晓晴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喊她,让她不要死,那声音非常的温柔,好像有股引力一般,将她从死亡边缘召唤回来。

她垂下的手指动了动,蝶翼的睫毛眨了眨,顿时,心电监护仪上开始跳动了起来。

“有心跳了,病人有心跳了。”其中一个护士惊叫起来。

医生激动的继续进行抢救,直到姚晓晴脱离了危险期,才如释负重的长舒一口气。

慕景年静静的坐在床边,看着眼前这个女人。

当她生命即将消失时,他才认清楚,原来自己是爱她的。

可是一切似乎有些晚了?

看着这张清纯绝美的脸,他的心隐隐作痛,真的要放手吗?

慕景年苦笑,也不知道她哪一点吸引了他,竟然让他动了心。

他起身,在她额头上亲吻一下,然后走了出去。

他想,她醒来一定不想看见他。

姚晓晴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,她看着窗外的晚霞发呆。

慕景年真的为她落泪了吗?

方才护士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和她说了,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。

还有,他说了会和她离婚,会放她离开,这也是真的吗?